郑州养老床位缺乏也是商机 可惜土地难寻护工难觅

  连日来,不少读者纷纷致电商报询问养老院办院事宜,试图进入这个行业。但诸多困局,既束缚了现有养老院的扩张,同时又阻碍了新资本的进入。

  这两天,河南商报聚焦郑州养老院现状的系列报道,让很多读者看到商机,询问如何进入这个行业的热线电话此起彼伏。

  “我们在郑州航空港区有个350多亩的庄园。”一家公司的牛先生说,庄园里的房间都是去年才装修的,一直闲置,看到商报报道,突然想到房子最适合做养老院,希望寻求合作。

  而惠济区贾河村的招商办主任孟先生也表示,商报的报道特别好,让他一下子看到村里的优势。

  “我们村总共有2000多亩集体土地,非常希望能吸引资本一起开发建设养老院。”他说,京广快速通道开通后,从火车站到他们村不过20到25分钟。在QQ群里,很多网友也在热议养老院行业潜力巨大。

  “十二五”末,郑州市每1000名老人拥有的床位数量应该达到30张,而现在尚有一半缺口。

  “很多人都看到这个行业潜力巨大,此前包括房地产商等,已经有很多人来咨询这里面的‘道道’。”郑州一家老年公寓负责人王飞说,但真了解了,很多人也就被吓跑了。

  市民热情值得鼓励,但现实并不乐观。王飞最近在四处寻求合作,他办的养老院所在的城中村,听说明年将改造。而他曾在中原区办的一个分院,去年就因所在拆迁而关闭。

  “土地问题肯定是很多民办养老院最头疼的。”王飞说,他曾跑到新密等地,从土地局到规划局到发改委再到民政局,得到的答案都是没地。

  东风路上一栋楼的业主正和他谈合作,这栋楼24小时热水、中央空调、间间都装有呼叫器,楼下就是诊所,距离现在养老院也不远。

  “条件真的很好呢。”说起这些,王飞一脸热忱,但他纠结于是否签合同。两层楼每月需租金12万元,而现在他在城中村每月的房租,还不到1万元,平均收费在1300元,基本不挣钱。

  王飞曾经做过调研,周边的肉联厂、瓷厂职工,退休金大部分都是1000多元,养老院收费1600元到1800元,已是附近居民承受上限了。但按这个收费标准,东风路那个连房租都收不够。随着城中村慢慢消失,以后便宜的房子很难租到了。王飞曾和朋友开玩笑说,现在要好好攒钱,要不以后养老院都住不起了。

  招护工也是个大难题。在惠济区一家养老院,整个三层楼完全空置,负责人一脸苦恼,不是缺老人,而是人手不足不敢收。

  52岁的穆女士在郑州市老年公寓当护工,已经一年多,今年她还把自己54岁的妗子介绍过来。二人一共伺候7个几乎不能自理的老人,每天凌晨5点起床,晚上10点休息,24小时不能离开养老院。

  每天早上起床后,穆女士第一件事是给所有老人换尿布,“大小便失禁,平均每个老人一天至少换10次尿垫。有个阿姨,每天拉床上,几乎每天都要给她洗澡。”

  穆女士自己已经习惯了,去年她介绍妹妹来,妹妹受不了抓屎擦尿,第二天就走了。

  “家里老头儿走了,俩孩子还在上大学,需要钱。我这个年龄,没文化,找不到工作,在这儿,管吃管住发衣服,一个月能落一千六七。”穆女士说,等孩子毕业,她就不在这里伺候人了,又脏又累,说出去不体面。

  公寓的工作人员张晨曦说,大多数护工是40、50人员,文化程度较低。护校的学生是最理想的招工对象,懂医学,精力旺盛,但很少有愿意来当护工的。

  商报记者从郑州卫校就业办了解到,根据他们对学生就业去向的统计,基本没有学生选择到养老院当护工。

  一家养老机构的负责人称:“我曾想和一家护理学院合作,我来出钱,对一些学生定向培养,可没一个学生愿意。”

  王飞说,按照要求:护理员和老人的比例平均应该是1∶4.5,而实际比例通常是1∶7或者更高,有的甚至达到1∶12,如此高的配比,其服务效果可想而知。

  曾经,养老院住了位老人,有11个子女,去年过年,老人让王飞给孩子打电话,从第一个打到第十一个,没人来。大年初五老人又要求打,还是没人来。初八过后,老人开始绝食。

  因为绝食,老人的身体变得异常虚弱,没多久便去世了。结果11个子女全来了,并说当地有个风俗,老人孤零零走会穷三代,王飞必须陪他们三代的钱。

  王飞在郑州九院太平间和他们交涉一夜,连太平间的工作人员都看不下去,问这三代钱该咋算。最后,老人欠的两个月费用免单王飞才得以脱身。

  “每年类似纠纷至少三回。”王飞说,养老院负责人在一起开会,大家也都很头疼。

  曾经,一家保险公司和民政部门签协议,一张床保费10元,出意外保险公司承担,结果一年后保险公司不干了。

  王飞说,养老院面临很多风险:老人意外受伤、被子女遗弃、突然病故、家属恶意欠费等。一旦家属索赔,对养老院的打击是致命的。说到底,还是没有一部法律明确划分责任。

  郑州市一家养老机构的负责人表示,关于养老机构的扶植政策几年前就出台了,之所以推行缓慢,就是多个部门踢皮球,办院者往往踢破门槛、碰破头,却办不成事。

  郑州市民政局一位工作人员解释,公办养老院扩建同样存在土地审批难题。郑州市老年公寓新址已选两年了,并不是想建就有地。同时公办养老院还存在财力困境。今后养老发展的方向是,公办养老院担负社会低收入家庭养老,更多人的养老由社会办福利机构来负担。

  “破解养老事业发展困局,民政部门义不容辞,但养老行业涉及20多个部门,仅靠民政部门一家孤掌难鸣。应该在政府主导下,多部门共同行动,从土地、人力、财力等方面全方位支持,全社会共同参与,养老难题才能真正解决。”

  她希望,更多的社会资金投入到社会养老机构建设中来,“有一天,养老院能像医院、学校一样,每个区域内保证有养老机构。”

  但她同时提醒,做养老要抱着爱心、耐心,并把它当成事业来做,如果只追求利润最大化,还是不要涉足的好。“今天我们办养老,也是为了明天的自己。”

  《郑州市社会办养老服务机构管理暂行办法》要求社会办养老院床位必须在50张以上,同时,老年人单人间居室使用面积不小于10平方米,双人间不小于14平方米,三人间不小于18平方米,合居型居室每张床位的使用面积不小于5平方米(床位数不多于8张),有基本生活用房和室内外活动场地,有与业务性质、范围相适应的生活、洗浴、康复、医疗等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