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战火、跨过岁月 88位老战士再“团聚”……

近段时间,有这样一张88人的“全家福”引起了广泛关注,照片里的他们都是来自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老战士,88名老人年龄最大的100岁,最小的也有85岁。

这张合影是用一张张单人照拼合而成。这些志愿军老战士胸前佩戴着“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穿过曾经的战火,跨过漫长的岁月,以这样的方式重新“团聚”在一起。

画面上的老人名叫周荣富,是一名中国人民志愿军老战士。老人生前每次看到这张大合影,都会讲起在朝鲜战场上的那段经历。

杭州市“富阳区志愿军老兵关爱基金”项目负责人 薛余华:他们一个班十二个人,在这个掩蔽部里面,两个炸弹下来之后,十二个人就他一个人活着出来了。

老人生前一直放在身边的黑色小包里装的全是他的宝贝,每一样东西都被包裹得很严实。

杭州市“富阳区志愿军老兵关爱基金”项目负责人 薛余华:这是优等射手证 ,这是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还有纪念章。

杭州市“富阳区志愿军老兵关爱基金”项目负责人 薛余华:他是坐在轮椅上的,何老师拍完之后都会给他们看一看的,他就一个劲儿地笑,说好的好的。

老人当时的笑容坚定了薛余华的想法。说起怎么想到给老战士们做一张合影,薛余华告诉我们,自从当地启动“富阳区志愿军老兵关爱基金”项目以来,他们一直和这些老战士有互动。去年10月初的一次探访活动结束后,他收到了一些志愿者的反馈。

杭州市“富阳区志愿军老兵关爱基金”项目的负责人 薛余华:因为个别老兵这两年多了两个纪念章,一个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的纪念章,还有一个(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这两个纪念章他们当宝贝一样,他们渴望穿上军装,再把这两个纪念章挂起来跟(以前)的章挂在一起,拍下这张照片留给子孙。

原本计划每人一张照片,可有一天,薛余华突然蹦出一个念头,要给大家来一张大合影。

杭州市“富阳区志愿军老兵关爱基金”项目负责人 薛余华:他们身体都有不同(程度)的障碍,不能聚在一起了,能不能通过技术的方式,把单个(照片)合成一个集体照。这个集体照挂在家里,他天天可以看看战友,看看老朋友,直观地看到,我们身边还有这么多可爱的人。他们也是从枪林弹雨中,经过生死考验回来的,就在我们身边。

这些志愿军老战士,每人拍一张照片,最后合成一张集体照。听上去就是一个大工程。有了这个想法后,薛余华陆续联系了两家摄影团队,在对方还没有给出明确答复时,他接到了曾任富阳日报摄影美术部主任何荣发的电话。

自从有了“大合影”的想法,薛余华曾通过电话几次请教何老,但由于何老今年已经79岁了,所以薛余华怕他身体吃不消,没有想过让何老出马。但何老经过一夜的思考,他决定尽己所能,包下前期拍摄、后期制作的所有任务。

富阳日报摄影美术部主任 何荣发:退休了,我拿着国家发的工资,去做一点是应该的,做了这个事情是很有意义。

开拍前,何老反复思考,周密筹划,画出了这张座位图。他将80多人分成五排,每排十七八位,并让薛余华根据这个座位图去排座。确定了每个人的位置,何老就可以注意拍摄时的角度。有了大体的框架后,薛余华又开始谋划衣服的事儿。

杭州“富阳区志愿军老兵关爱基金”项目的负责人 薛余华:它是演出服,是现在拍摄电影的时候经常习惯使用的一套服装。一看这套服装就知道,这是抗美援朝战争时期的服装,便于大家接受。

2021年10月25日,拍摄工作正式开启,为了完成“大合影”,志愿者们先后走遍富阳新登、万市、洞桥等16个乡镇(街道),总行程1000多公里。

在拍摄的过程中,这张幕后花絮也引发了很多人的关注。志愿军老战士王泉元因病卧床一年多,为了完成拍摄,何老只能站在凳子上镜头向下。除此之外,还有几位老战士因病住院,拍摄团队无法进入,何老就一遍遍地指挥他们家人完成拍摄。

为了便于家人理解,何老还画起了拍摄示意图,耐心指导,来来十几次,只为给老战士拍出最满意的照片。但由于每位老战士的拍摄条件相差很大,后期制作的工作量也增加了不少。

原富阳日报摄影美术部主任 何荣发:先是调比例,人的大小,第二个调脸部的颜色,再是衣服的颜色。早上出去一般是7点半,回来工作到夜里12点都有,第二天如果不去的线点就开始(做照片)。这个事情做完了我床上躺了半个多月,我既然接受了这个任务,要把这个志愿军大合影拍好,我就要圆满,我不能打折扣。

在这场与时间赛跑的较量中,初衷即是,不让老战士们留遗憾。而当这张照片送到老战士们的手上,他们也是格外地珍惜。

这位底气十足,见面就给大家敬礼的志愿军老战士叫傅土全,今年93岁的他看上去特别精神。自从拍照发了这身衣服后,老人经常穿着它上街,胸前还挂着“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

志愿军老战士章荣根今年88岁了,他也把照片放在了家门口的位置,每天进出都能看见。

原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军60师180团高射机枪连通信员 章荣根:这张照片我在第二排第十二个,有几个战友原来都是一个班里面的,这张照片很珍贵的,像我们回到过去,回到了抗美援朝的战场上。

原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7军80师29团 高射机枪连 程金尚:他能传下去,他可以(送)到博物馆里去教育下一代。

薛余华探望的这位阿婆是志愿军老战士章洪生的老伴,不久前,章洪生老人因病过世,临走前他给儿子留下了一个重要的嘱托,将“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交给薛余华。

杭州市“富阳区志愿军老兵关爱基金”项目的负责人 薛余华:1月7日收到章洪生老兵个人捐赠物品数件,一个章,一个复员军人证明书。

杭州市“富阳区志愿军老兵关爱基金”项目的负责人 薛余华:我在说的时候他根本没有表情,没有动作。他儿子就说,爸爸你说的,这几个章要交给他们,我现在交给他们了。我上前就跟他说,我今天走了之前还要给你敬个礼,我没想到,被窝里面伸出一只手就这么给我敬礼了,我当时眼泪真的止不住。

杭州市“富阳区志愿军老兵关爱基金”项目的负责人 薛余华:自己也是一名,尽管我们脱掉军装了,但是其实每一个退役军人身上还留着那份军魂。当时我们抱定一种观念,健在的老兵一个不能少,都要让他们上(照片),今天这个日子是他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珍惜当下的和平。

战场一别七十载,耄耋之年再“聚首”。经历九死一生的老英雄们,在和平年代深藏功与名。

他们的离去,让薛余华充满紧迫感。不留遗憾,尽可能地为这些保家卫国的英雄们多做点事儿是薛余华一直在念叨的,他说,“只有崇尚英雄才会产生英雄”。目前,他也正在与志愿者们抓紧整理老英雄们的口述史。下一步准备筹划成立“抗美援朝志愿军战士纪念馆”。